• 6946阅读
  • 3回复

[心路绿骋]2001丝绸之路绿色寻访报告

级别: 荣誉会员

— 本帖被 雨峰 执行提前操作(2012-11-05) —
2001西安大学生绿色营丝绸之路绿色寻访报告
——西北工业大学 李黎 (笔者是2001西安大学生绿色营的副队长,也是队中头号才女。)

       说到丝绸之路,也许大家就会想到这样的画面:一望无际的沙漠中走来一支驼队,夕阳西下,驼铃响起,疲惫的行旅拖着沉重的脚步蹒姗而行,领队者不时抬起头,用混浊的双眼对着阳光,判断着正确的方向,眼里看到的不再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色,而是历史的沧桑和沉重,也许各位还会想到曾经傲然立于这块土地上的一座座古城,想到敦煌莫高窟里轻盈的飞天,想到这片不毛之地经历的文明的沉沦。

        可是,在这里,作为西北现实的目击者,我想告诉大家一个与书本中的历史和图片展示出的艺术完全不同的真实。西北有的不仅是历史,它也一样在现实中生存着。也许大家会有兴趣知道我们在沙漠边缘两天不刷牙不洗脚是什么感受;在祁连山深处,夜晚零度的气温下,靠着单薄的行装,我们是怎样获取温暖的。但在下面,我更想带领大家去认识一个真真实实的西北,看看那里的人在怎样的环境中怎样的生活着。

       本届绿色营始于7月25日,从西安出发抵达敦煌,历时二十七天。活动的重点是在甘肃省。我们对三个地方进行了重点考察:黄土高原上的定西,腾格里与巴丹吉林两大沙漠之间的民勤绿洲,以及河西走廊的生命线祁连山。

       首先,我想大概为大家介绍一下甘肃的地理情况。

       甘肃是西北五省之一,8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黄河以东,约占全省1/3面积的土地,而河西的情况则可以用地广人稀来形容。甘肃地形以山地高原为主,大部分地区海拔都在1000米以上,气候为大陆性气候,非常干旱。夏季风是主要的降水来源,但是每年春天,夏季风吹到时已是强弩之末,加上甘肃省疆域东南,西北延伸成一个狭长地带,使得夏季风不能贯穿全境。王之涣诗有“春风不度玉门关”之句,说的就是夏季风对河西的影响非常微弱。可是,在这样干旱的地方,却产生了酒泉、永昌以及有“金张掖、银武威”称号的张掖、武威国家商品粮基地,这一切都得感谢祁连山对河西的哺育。在西北有这样一条定律:有多少水,就能养活都少人,办多少事。河西走廊被黑河、疏勒河、石羊河三大水系滋润,而这三大水系均发源于祁连山。可以说没有祁连山的冰雪融水,就没有河西走廊的丰衣足食。但在河西走廊的北部就是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走廊的上线往往是河流末端绿洲与沙漠、戈壁的交界地带,为河西的风沙线,这样的地方,人为破坏对生态的负面作用尤为突出,这也是河西人与自然矛盾最尖锐的地方。与之平行的走廊中线被称为黄金线,刚才提到的四个商品粮基地都处在这条线上,这里是河西的中部,水资源丰富,十分利于发展农业。而走廊的下线就是被称为生命线的祁连山系,可以说寻找河西每一条河流的源头都会把你的目光引向这里,它对河西绿洲的作用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我们出发之前,曾有位教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干旱半干旱研究所专家 毕研光)这样对我们说:“解决西部的生态问题,首先要有立场,就是要站在西部人民的角度。”我们也一直思考怎样才是站在西部人民的立场。在这里我想先给大家讲一段故事。甘肃三大水系之一的黑河在内蒙古境内,流进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旗,二十年以前,那里还是一块水草丰美的地方,人骑在马背上,只看见人,马全被草遮住了。黑河在额济纳旗汇成居延海,本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居延海直到上世纪50年代仍有水,到1961年西居延海干枯,1992年东居延海也彻底干枯。此后,黑河连一滴也没有流进居延海,风沙常年吹至少在260天以上,阿拉善盟地区的沙漠以每年1000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如今额济纳旗的人口已经出现负增长现象。

       我在兰州认识了一位从额济纳逃出来的蒙古牧民,他的话至今我还是记忆犹新,“(在额济纳)夏天地表温度高达50摄氏度,门外的拉拴都不敢拿手摸,一摸会烫得把皮撕掉,在刮一次沙尘暴就会出现把人呛死的情况,……居延海干枯,湖心都有蒙古包,地下水也没有了,造成沙尘暴,草场退化的没有办法,已经没有办法游牧了,没有地方可去,到处都荒了,游牧区也没有多少草,逼得牧民向农业转换。马背民族的子孙长到八九岁还没有见过马。有点见识,有点办法的人都搬出来了,在酒泉买房子,迁到兰州,山东。留不住人,太苦了,不是说家乡不好,是实在没有办法生活,干旱十几年来越来越厉害。地方保护就没有综合性考虑问题,金塔不给水,上游有青年说要背上炸药去金塔和水库同归于尽。

       好几年不见一场雨,兰州一下雨人往家里跑,在额济纳下雨人往外面跑,回到兰州,蒙上眼睛都能闻到黄河在哪里,才能感觉骆驼是怎样寻找水的。”

       额济纳的问题就是黑河如何分水的问题,建国以来,黑河流域内人口增加了三倍,中游张掖地区耕地面积由建国初的150万亩增加到目前的390万亩,增加了160%,干流沿岸为了解决农业用水,甘肃省共修建了27座平原水库,黑河中有的无节制用水使得额济纳的来水量年况愈下,30多年来,有近500多万亩水域、林木、草场、农田沙漠化,约占绿洲面积的54%,若不扼制,再过三十年额济纳绿洲将不复存在。

       而如今,额济钠的沙尘暴已经严重影响到首都。我不知道大家对沙尘暴发源地的态度是怎么样的,会不会抱怨他们肆意破坏环境才造成如今的恶果。我想那位老师所说的“站在西部人的立场”就是说,让我们放弃原先的种种主观设想,以体量、理解的心态去看西部发生的一切。而当我们踏进甘肃的土地后确实感受到事实与书本、网络上获得的信息有多大的差别。

       绿色营调查的第一站是因为水资源极度缺乏被称为“苦甲天下”的定西。我可以举一个例子让大家想象一下定西的苦。我们在凤翔镇响河村调查,吃饭的时候,村民拿出家里的东西招待我们,就是每人一碗白面条,没有一根菜、一滴油的面,这就是他们一生的主食,我们都觉得吃不下去,使劲往面里加带来的辣酱以勉强下咽。老乡说他们四季不吃菜,没有水,种了菜也养不活,又没有钱买。

       定西的贫穷主要是缺水造成的,这里是甘肃中部的黄土丘陵沟壑区,所有的水都来自于降雨,而每年降雨量仅有300毫米,并且大部分集中在七到十月。为了解决人畜饮水问题,定西政府开始建设“一二一雨水渠流工程”,具体说就是每户在院子里挖两个坑,用水泥抹底让它不会漏水,然后利用屋顶和庭院的地形,将降水汇入窖中,一年四季吃喝用全靠它,多余的水还可以浇地。

       我们在响河村就看到了一二一工程。黄色的泥水顺着渠道流进水窖,从井里提上来黄黄的,还漂着黑色东西,这就是他们的饮用水。有时水太脏,他们会倒一些石膏到井里来过滤水,村里曾经就以每家水井的多少来定贫富,那里的人一生都不洗澡。

       因为缺水,响河村的粮食收成很不好,一般一亩小麦能收七八百斤,而在这里一亩只能收一百来斤。我们很想知道当地的小孩是怎样生活的,就去了村里的小学。因为放假学校上了锁,我们只好从土墙沙锅内翻进去,却没想到山头上大人小孩都跑过来喊捉贼,可见这只有四间破破烂烂教室的学校对他们而言说多么重要。我在在教室后墙的作文园地看到一篇三年级小朋友的作文名字叫《我们的生命不能没有绿色》,说的是他小时候村里有一片林子,在里面玩游戏很愉快,但现在林子没有了,生命不能没有绿色。

       定西为了适应黄土高原这样的特殊地貌,还采取了所谓的“五子登科”实施方案,即山顶戴帽子:造林种草;山坡挂毯子:退耕还草;山腰系带子:修梯田;山底穿裙子:地膜覆盖,建造温棚;沟底穿鞋子:打坝蓄水。但是我们在定西没有看到帽子,裙子、毯子和鞋子,只看到了带子。修的平整的梯田,顶部光秃秃的,由于干旱而长的矮小发黄的玉米在阳光下显得无精打采,没有种庄稼的梯田里空空的。以前是十年九旱,现在是十年十旱,在我们到的前两天,下了冰雹,麦子全被打死了。像一二一工程积的雨水只够吃,根本不能用来浇地。定西地区水土流失面积占总面积的82%,年均流失泥沙量占黄河年均输沙量的5%。

       但是据定西县志记载:定西县清代以前,森林茂盛,遍及全境。乾隆以后,东西二区砍伐殆尽;咸丰以后,西区一带仅存毛林,供居民燃料。而近几百年来,人害更甚,陕西大量移民烧荒、垦种和当地无限制的乱垦乱伐,广种薄收,逼粮上山,更为加剧了水土流失,才使定西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可以想见,只要人类和自然和谐相处,这里应该是生存的风水宝地。可是人为破坏已经发生了,有些还可以弥补,但更多的是无可挽救。在与自然的斗争中,人类注定是永恒的失败者,打出去打的是自己,回击过来还是击中自己,任何贪欲的指使和莫明的勇武都只能招致失败与惩罚。千年里人类从茹毛饮血走进了现代工业文明,我们对自然的破坏能力随技术的发展而与日俱增,“积跬步以致千里”,今天我们面临的环境问题已经迫在眉睫。我们现在的选择将决定自己今后的命运,而不只是后人的命运,定西的现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们都不希望,当有更多像定西这样已经近乎无选择余地的悲剧出现时,我们才开始回头治理破碎的河山。有一则百合花谜语,体积按每天2倍速度生长,30天长满这个池塘,到一半不得不修剪,到这时是多少天,还有多少天挽救?人类对环境破坏正如百合花谜语所言,我们不要在只剩一天时才挽救我们的池塘。

       结束在定西的调查,在兰州略作休整,我们又起程前往民勤。汽车越过马鞘岭,就算真正进入了河西走廊。民勤,就是河西北部风沙线的第一座桥头堡,状如一叶沙海孤舟的民勤是一个典型的内陆荒漠县,全县荒漠化面积占94.3%。在这里,我们仍然面对缺水的问题。谈到民勤县的缺水,就不能不说到石羊河。与额济纳旗类似,石羊河流入民勤的水量的不断减少是全县缺水的根本原因。由于石羊河流入民勤的水量速度逐年减少,从70年代初开始,民勤县农民不得不大量开采地下水维持农业生产,每年打井和维修机井的费用达5000多万元,比民勤每年治沙护林的总费用高出了4000多万元。“有水即为绿洲,无水则成荒漠”,这成为了民勤的第一定律。和定西不同的是,民勤的荒漠化形成,发展的主要原因是气候。古来就有“天下有民勤人,民勤无天下人”之说,“举目远望一片沙,大风一起不见家”,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注定民勤的历史就是一部治沙史。

       在民勤薛百乡宋和村,我们看到路两边都写着“向石述柱学习”的标语,一问才知道,宋和村的支书石述柱是省里出名的治沙英雄。五十年代初,全村从南到北只有一棵杨树和十几棵沙枣,大风一起就是黄沙遮天,风沙过后,所有的沟渠都被填平,不少房屋被黄沙埋压,远望只见沙不见屋,于是就能看到“驴上墙、羊上房”的现象。全村200来户人家有30多户举家外流,北走内蒙、西去新疆。这样的情况下,1955年,石述柱开始带领乡亲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治沙会战。在宋和村,我们见到了已经年过花甲的石述柱,身形清矍,一副黝黑的脸上纵横着深深的皱纹。讲起治沙的历史,石书记显得格外精神。

        “大家都往外跑,眼看着家要守不住了。那时候我才20岁,有的是力气,和大伙这么一合计,就动手开始拦沙。但是不成啊,没有科学,光下力气没的用,种下去的树一棵也没能活。后来,省里来了专家指导种下了一批树苗,但是来了一场大风,把那些树苗吹的倒的倒,歪的歪,有的给连根拔了,还有的给埋在了沙里。我们就爬上沙丘,用手把树苗刨出来,重新种上,再浇上水,后来那批树活了不少。就这样干了下来,记得那时我们工地上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一日共三餐,两餐在外面,半夜回到家,还要做好明天的饭。’

       就是苦了孩子们,那是的孩子都是在工地上长大的,干活时孩子就丢在一边,吃沙,吃兔子粪,被红柳枝划破皮,手上戳满刺,饿了就哭着、喊着满脸沙的到处爬。”

       在民勤,像石述柱这样的淳朴、勤劳的治沙人还有很多,他们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在风沙线上抗争着,延续着民勤的绿色。

       谈到这,我们不得不说说民勤的地理位置。这是一块位于腾格里与巴丹吉林两大沙漠之间的土地,向一把绿色利刃插入沙漠腹地,成为西北风沙线的第一道屏障。这里若失守,意味着两大沙漠汇合,直逼武威,使河西走廊告急。

       东湖镇是民勤县最穷最苦的地方,维结村是东湖镇靠着腾格里沙漠的一个普通村子。平时,除了来低价收购茴香,棉花的贩子,再没有别人进村。村四大队支书叫徐开元,我们组三个女生就住在徐家。徐大妈摆上了西瓜和干馍招待我们这些大学生,想和她多聊几句,她却笑着说:“听不好”。

        徐家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第一天,领我们进沙漠就是大女儿徐娟。徐娟是村里唯一在武威市上学的孩子,读师专。从徐家出发,穿过茴香,棉花地,不用5分钟就站在了名副其实的沙漠中,村里十几个孩子跟在我们身边,个个灰头土脑的,也不说话,只是隔了半米的跟着,仰脸笑。因为初见沙漠,我们激动不已,徐娟在一边看着我们这些城里学生在沙窝里摸爬滚打地发疯,只是腼腆地笑着。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挺傻,她说:“你们想着沙子大概就和我想看大海一样”。

       徐娟和村里人每到三月都会在村里组织下到沙窝里种梭梭,可种上,浇几瓢水,就再也不管了。水,浇田还不够,谁又会浇树,去年和今年种的梭梭都没几棵能活下来,枯枝被村民拿去作柴烧了。我指着一棵活沙枣问徐娟这个能不能砍来烧,她说不能,这是档沙的。

       95年维结村有一千一百口人,现在还不到八百,有钱有关系的迁去了额济纳左旗,人们离开故乡是因为缺水,因为庄稼活不好,因为穷。全靠沙漠边十几米宽,十五华里长的梭梭林遮挡,沙漠才以每年5米的缓慢速度向村子靠近。林子紧挨庄稼,平时浇田的水是从几十米的地下打上来的,又咸又涩,有的茴香浇了就死。每年春,秋两季,民勤的红崖山水库给石羊河下游放水,一年仅此两次。轮到维结村,已是最下游了,因为水来的晚,徐家前年开始就不种小麦了。两次放水,每人要交320块钱,近几年就是一个人全年的结余。没有水,一半多的田被弃耕。我问徐娟知不知道荒漠化,她说荒漠化就是树被砍了,我说你们这儿有没有,“我们这儿没有荒漠化,它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老人说,东湖镇以前有个大湖,3千亩,叫青土湖,还有鱼。又问徐娟,她说传说有个湖,不知道有没有。湖干了,地下水不能喝,村里人在水库放水时挖出个大坑,把水填进去,再在坑边打了一口井,靠泥土过滤喝坑里的水,水的含氟量高,徐家老小的牙齿都是褐黄色的,在笑的时候能看得清楚。

       为了四个孩子上学,让他们离开了这里,不再种地,徐家是借了债的。徐娟今年毕业,会在另一个村里当小学老师。徐娟说教师的职业比较稳定,想继续读书,报了自考,但可能没机会了,以后的事,没想过那么远。我问她觉得家乡怎样,她说这里落后,缺水。村里的孩子基本上都上了小学,看见我们在哪儿,围到哪儿,给他们拍照时,有人跑回家穿上了干净衣服,镜头前个个站的笔直。我们只是把他们当作这个沙漠干旱落后的一部分来拍,他们却把照相看作一项隆重的事情。对天天吃西瓜泡干馍,面条面片,十几年也不会出村的这群孩子,我们带去的糖果,有彩色动物图片的书,能响出自己歌声的机器都很稀罕。

        临走前一晚,躺在炕上,徐娟第一次主动和我们说话。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和城里的大学生相处,我们和她想象的不一样。还问城里的人是不是都很不节俭,上大学费用要多少。徐娟讲:“两天来,知道了很多新的东西,对你们的环保以前没有什么感觉,相处两天觉得你们做的事很有意义,我也感兴趣。”

       第二天早上五点,徐娟就去县城参加中专生统一分配报名了,没有能和我们说在再见。将要离开,老老少少都出来送,车子意外熄火,村里人全上来帮着推。李弘在车子里拍老乡们在村口的场面,不小心镜头盖掉下了车,一个叫任晶的小姑娘拾起了盖子,在车子扬起的尘土里追了过来,辫子一甩一甩的,把镜头盖交到李弘手里,站在那里看我们离开。

       我至今无法忘记那些孩子的笑和眼神。他们给我们的队员留言,写的有:“希望明年沙尘暴不要‘在’来”,“希望大家不要乱砍树”,“今天晚上很开心,你们是好人”,“我希望我们的地球是绿色的”。他们有那么多问题,好像“大熊猫为什么快灭绝了”,“你们住的是什么样的房子”。指挥一个村的小朋友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好像是电影里的场面但却那么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们不想告诉他们,在离他们的家几百米的地方,我们已经看到了沙漠化初始景观的沙波纹,我们不想说,如果这种情况还继续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形成一片茫茫沙漠。

       当人民的生活水平底下的时候,对环境任何一点小动作都可能涉及自身,为了继续生存,人们只能与自然维持相对的稳定,使生态保持在崩溃边缘,人们能够在这一脆弱平衡下完成繁衍生息的过程。但是,任何一个脆弱的平衡都需要用很多的能量来支撑。短暂的稳定并不意味着没有危机。我们看到,在民勤,环境问题是非常迫切的,它需要更多的保护和帮助。我们只是在沙漠边缘住了两天,当我们在沙漠里滚了半天回到家没有水洗脸时,还可以盼望回县城里好好的洗个澡,而生在那里,长在那里的民勤人呢?或是逃往额济纳或是在家乡苦撑着过活,他们没有更多的选择。

        我想我和我们的读者,都没有更多的能力在那里做什么,但我知道我们宿舍水房的龙头依旧会哗哗地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缺水的滋味。很多时候环保是政府行为没有错,但我想这并不意味着普通公民的肩上没有责任。我觉得压力很大,当我离开民勒的时候。

       如果大家真的想为环保尽一点力,我希望大家先了解最真实的情况,清楚在大学的高墙外还有这样的一些人在艰苦的生态环境中艰苦地生存,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选择。请大家记住这个叫做民勤的地方。

        绿色营调查的第三个重点站是河西走廊的生命线祁连山。祁连山水源涵养林是河西走廊抵御风沙的重要屏障。沙漠的推进和沙尘暴的形成,主要原因是干旱,植被稀少。地下水位下降后地上植物枯死是沙漠化的重要原因。没有祁连山的水,沙漠化和沙暴肆虐的现象就得不到有效揭制。

       我们选择了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为调查对象。三个组分别前往西水林场,雪山和康乐草原。西水林场位于祁连山深处离张掖四小时车程,林场保护站在一处山腰上,总管护面积有31705亩,保护站工作人员有6个,我们真正见到的只有3个。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工作的还有水源涵养研究所的育苗分站。水涵所的6名工作人员里有2个本科生,4个专科生,也许因为很少有人来,水涵所一位毕业于甘肃农业大学的小伙子和我们很能聊得来。他带我们去看他们为城市绿化培育的青海云杉和祁连圆柏,还告诉我们它来这里的第五天,山里断粮的情形,这样的生活很苦,很寂寞,他想考研。在保护站隔壁的水涵所院子里居然还响起了流行乐,是一首林忆莲的《远走高飞》。

       五六个人管理三万多亩的林场让我们难以想象,而他们也仅把工作重点放在森林防火这一点上。保护站的设施很陈旧,只有一辆快报废的吉普车,四辆摩托只有一辆能骑,也没有育苗的土地,要向牧民购买。

       祁连山保护区分核心区,缓冲区,试验区,其中核心区与缓冲区应实行严格保护,不允许任何人类活动。可是我们了解,在寺大隆核心区还有几百名藏族牧民在游牧,保护站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离保护站三四公里有个叫楼庄子的藏族村,我们两次进村暗访。与民勤比起来,这里的生活就是在天堂了。每户藏民都有三十几寸的彩电,豪华音响,卫星接收器,一家几千亩草场和两百只以上的羊。从大包干时候开始,村里的牲畜开始增加,草场最佳载畜量是一公顷3到4只,而现在的牧民为了多养羊而虚报草场等级,肃南县草监所三年一次来对草场进行评估,因为很多都认识也会“网开一面,把二、三类草场定为一类。

       村民常大叔说现在羊不吃的乌药草越来越多,乌药、醉马草都是毒草,而毒草与甘肃鼠兔数目增多正是祁连山草场退化的标志,我们了解到毒草在这里已占百分之四十,与解放初比较,草场退化约百分之三十,草原的生态平衡已经被打破。没有草,山羊就会啃食灌木和树皮,祁连山的水源涵养靠的全是树木,灌木,苔藓这一生态体系,“祁连山上一棵树,河西走廊一眼泉”,看到山羊践踏过的草地和啃过的树,我眼前的浮现是民勤的浩瀚黄沙。不但是羊,常大叔告诉我们村里连盖房子的木头也要从山里砍,保护站做一些砍伐指标,表面上买部分数,再偷砍几棵,一户房子需要的30棵树就能凑齐了。

       祁连山的树种非常单一,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青海云杉,可这时最好的木料也是最好的柴,靠山吃山,牧民就靠着这草场这树林祖祖辈辈地活下来。

       得知村里每户都有人在夏季牧场放羊,我们告别了西水林场,步行七八公里来到小依玛龙。这是楼庄子村来的夏秋牧场,我们沿着干涸的季节河床向山里行进。

       路上,幸运的遇到了一位姓白的大哥,走在前面给我们指路,河床上留着刻着字的石板,大哥写着:朋友,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三岔路口有我做的标志,此处天特冷,欢迎你们来。沿着大哥给我们的标志走了四五个小时,走到了大哥搭帐篷的地方,这里离青海只剩一小时的路程。为了招待我们,大哥把自己的面分给我们,吃了三四天方便面的我们能在祁连山海拔一千多米地方吃到热腾腾的拉条子,都感到格外的满足。

       晚上,大哥把两百只羊赶了回来,就招呼我们进帐篷喝茶,烤火。在大哥的帐篷里有一个羊的头骨很特别,我们故意问那是什么,大哥说那是岩羊,你们多住几天我回村拿枪打给你们吃,很好吃。我们装作神往继而遗憾明天就得离开,再问,岩羊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打了会不会犯法?大哥笑着说,没有关系,这里是“四不管”的地方,不会有人来问。村里有半数人家都有枪,这种小*口*径运动步枪是从青海的黑市上花两千块钱买来的,大哥说他一年能打100多只岩羊,还不说最厉害的,打岩羊是为了吃,也有很少的人打岩羊、青鹿去卖,一只青鹿能卖两万多。还有很多像雪鸽雪鸡,都很好吃,大哥说,还很慷慨的挽留我们,邀请我们尝一尝野味。

       我曾经见过藏族的天*葬台,他们最高级别的葬礼是把尸体肢解后让秃鹰啄食,这常人看似血腥的仪式从自然的角度来说却是最具环保意义的;我也去过青海湖,看见有虔诚的藏民绕着这藏传的神湖磕等身长头,以示对神明、对自然的崇敬。可是我不能接受一个属于这样的民族,引导我们进山,和我们一起喝茶、唱歌,热情招待我们的大哥手持望远镜和步枪猎杀受保护动物的场景。

       我想起在环保协会里,有很多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环保应该做些什么?我们总是习惯的把目光集中在一些细节的、表面的事情上,做一些浮而不实的工作以劝诫人们:不用一次性的塑料袋,不用一次性的筷子,回收废旧的电池。而现在我明白了,环保,最重要的是一颗爱自然的心。与大哥相比,自省我们自己,我们或许也在重复着同样的生活。他在他的环境中沿袭着猎杀动物的习惯,尽管他知道这是违法的;而我们也在这远离自然心腹的地方沿袭我们浪费、污染的习惯,而我们又何尝不知道这些也是错的。一次性筷子的屡禁不止,我相信不是习惯的沉重影响,而是缺少一颗爱自然的心。环保不是喊喊口号,不是请客吃饭,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一面宣扬环保一面却在放纵自己行为的人。我相信,不是改变习惯难,而是改变人心难。在我们的心里,并没有装着对自然的爱,没有把她看作兄弟姐妹,也许有些人出于怜悯,有些人出于对自身利益的关注,才会说环保做环保。但我想真正能够在环保的道路上坚持不懈走下去,把保护自然作为责任和使命的,应该是那些真正有爱的人,爱自然,就会知道并不是从人类功利角度出发,而是因为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独立品格,因而享有不被侵犯的权利。这与人性的善恶无关,即使大哥会杀害野生动物,我也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对自然的爱与任何一种爱一样,是要靠时间去培养,用心去维护的,希望我们的每一位读者,能够花一些精力去培养对世界与自然的爱,当你有一天真正领悟环保的大义,你就会来和我们一起走的。

        写到这里,想起了沈孝辉先生在《雪山寻梦》中写下的一段话,摘录付后,与诸君共勉:

       “环保事业是利他主义的,环保主义者的道德应该是崇高的,超乎人类一般道德标准之上,甚至高于最广义的人道主义。因为他把爱从人类自身推向一草一木,一鸟一兽,扩展到大自然的万事万物。这是一种达到极致的地球道德,或曰宇宙道德。

        保护自然而不求回报的人,大自然是不会忘记的。大自然最大的回报就是:不断净化着他们的灵魂,使他的品格和思想境界不断的升华,并给予他灵与肉回归的家园。”
分享到: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级别: 荣誉会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8-01-04
糟了,有乱码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级别: 荣誉会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8-01-04
其实我还是很英明的,虽然我的邮箱里保存的那个版本有乱码,不过我有从网上找到了没有乱码的,哈哈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卑鄙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级别: 新芽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08-04-06
今年就把它纳入咱星星火十周年社庆的剧本的选材范围了喽!呵呵~~~

不过,在欣喜之余我又有点疑问,您在时隔8年后还竟还回来整理、关心这个项目及其有关资料,

前辈,由于在初步了解本次项目后暂时还没找到一个很好切入点,您能给我们提些切入点吗?(形式是话剧,在教室的讲台上表演.).

谢谢!同时也衷心祝愿您家庭幸福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认证码: